他曾是安大略省最年轻的市议员,22岁初试啼声,为市民享受更优质医疗服务而四处奔走。

他也曾是安大略省最年轻的官方反对党领袖,36岁执掌帅印,将省进步保守党从一个连输四届省选的濒临泡沫化政党,变成掀起蓝色浪潮,重返执政的希望之火。

他还是大多伦多地区最受欢迎的市长,创下保守党人在当地的高支持率纪录,打破自由党人长期对市政的垄断。

他更是一位热爱家庭的好丈夫,两个年幼孩子的父亲,虔诚信仰着来自天主的博爱,为了加拿大人民有着更广阔的未来,同时为了这个国家更加进步多元,永远屹立在不倒的北方之邦,他决定竞选联邦保守党领袖,相约4年后正面迎战特鲁多,让蓝色的光芒再度降临这片土地,团结所有加拿大人在共同的枫叶国旗下,而他就是彭建邦Patrick Brown。

                       一个不屈的斗士Fighter

彭建邦是一个斗士,从他踏入加拿大政坛的第一天起,就为民众的福祉而战。犹记得他刚刚当选安省巴里市议员的时候,他看到很多市民没有家庭医生,尤其是年迈的长者,常年被病痛所折磨。尽管彭建邦深知医疗保健属于省和联邦管辖范畴,可他依旧毫不犹豫扛起责任的大旗,与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密切合作,成立医生招聘工作组,吸引更多医学人才来到巴里市,为市民的健康服务。

不过略微遗憾的是,由于移民制度的缺陷和资历认证的门槛,一些怀有专长的移民无法人尽其才。作为接地气的联邦保守党明日之星,彭建邦既了解加拿大人口现实,更与各移民社区互动热络,在他眼中,改革移民体系,破除语言障碍,降低资历认证门槛可谓势在必行。加拿大需要更多专业技术移民,如果没有他们,这个国家很难长久保持前进的方向,国力难保。

而安居乐业是每位移民登陆后的梦想,当彭建邦担任巴里选区联邦国会议员期间,他不仅是哈珀总理三次胜选的亲历者,还见证了哈珀领导下的联邦保守党政府带领加拿大成功战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西方七国集团中独占鳌头的辉煌。然而这一切却被联邦自由党和联邦新民主党结成的联盟所打破,在彭建邦看来,现在的加拿大人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可负担性危机(affordability crisis),无论是住房问题还是油价问题,联盟都没有体会到一线民众的生存压力。更让彭建邦忧心忡忡的是,所谓联盟利用国会预算案大肆撒钱,只会让我们的下一代背上高额债务,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加拿大人不希望看到极左思潮,而是需要团结起来,通过蓝色浪潮席卷全国,我想要为这个国家建立低税收经济发展模式,增强加拿大国际贸易竞争力,扶持中小企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每个人都有工作,不需要再为生计所困扰,”彭建邦如是说道。

在常人看来,发展经济在全球大环境下犹如难于上青天,不少政治人物都是说说而已,但彭建邦却不一样。2018年,彭建邦以接近过半的得票率,在号称自由党堡垒的大多伦多地区硬是闯出一片天,高票当选宾顿市长,正所谓万红丛中一点蓝。上任以后,彭建邦以他一如既往的斗士精神,大刀阔斧推行改革,仅仅四年时间,就将宾顿从一个负债累累的死城,变成连续四年平衡预算且冻结各项税收增长的乐土。

既要巩固经济,更要保障民生,彭建邦刚刚接手宾顿的时候,全市医院床位比安大略省其他城市少 55%,市民人均医疗拨款也比全省少1000加元,为此他再度拿出当年在巴里市当市议员的斗士劲头,发起#Fair Deal for Brampton运动,成功为宾顿市民医院和皮尔综合健康中心扩建争取到充足的拨款,新增床位有望在850张以上。

面对最近猛涨的高油价,彭建邦自己也感同身受,他再度为普罗大众权益而战。今年4月彭建邦向方慧兰副总理写信,为民众陈情,表达了普通百姓在面对油价等生活必要开支上涨时的无助,明确要求联邦政府放弃提高碳税的计划。

除此以外,彭建邦还认为,加拿大本身就是能源大国,但却要向沙特买油,这实在是荒谬。如果他当选,与联邦自由党政府扼杀输油管和卑诗新民主党政府阻扰液化天然气开发不同的是,他会兴建输油管和液化天然气管道,尤其是大力发展液化天然气项目,实现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平衡,本地就业机会及低油价和开拓包括中国在内亚太市场,为加拿大创造经济效益的三赢。

             一位海纳百川的领袖Leader

“在我联邦保守党领袖任上,党内没有反华的空间(No space for AntiChinese)。” 当彭建邦与华人社区进行互动交流时,台上这番话迎来一片掌声。

与主要对手不同的是,彭建邦将建立一个更加进步多元的加拿大,只要来到了加拿大,大家都是加拿大人,不论种族和肤色,也不应该有煽动仇恨的事情发生。彭建邦坚定认为,对任何一个族裔的歧视,就是对全体加拿大人的挑衅。

当新冠疫情来袭北美,所谓中国病毒的歧视愈演愈烈时,彭建邦第一时间就前往宾顿中餐馆就餐,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对华人社区的支持。

其实纵观彭建邦22年的从政之路,不难发现他与华人社区结下了不解之缘。其中安大略省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移民背景的省议员柯文彬,就是彭建邦在安省进步保守党领袖任内提名,而如今担任他竞选共同主席的参议员胡子修,也是一位祖籍福建的华裔资深政要。疫情前彭建邦曾跟随胡子修多次访问中国,北京、上海和广州的繁荣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对于加中关系,彭建邦也有着清醒客观的认识。他始终认为中国是全球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加拿大完全可以在秉持本国原则的情况下,以加拿大国家利益和繁荣为考量,来发展深化两国关系,因此他的对华政策将采取平衡的态度和途径。

最为关键的是,彭建邦在外交和多元文化政策领域也与主要对手截然不同,他始终不忘老一代保守党人进步的初心理念,反对人为将华裔移民进行分类,更反对C-282法案,即去年大选期间在华人社区引发极大争议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因为这项法案不但严重分裂华社,同时也不利于加中关系健康长久发展。

就去年大选联邦保守党接连输掉包括华人占多数的大温哥华和大多伦多优势选区,除了C-282法案的影响外,彭建邦还强调保守党败选的原因就在于党内本身早已忽略了建设一个基于多元信仰与多元文化政治联盟的理想,因此有太多的少数族裔已然感觉到现在的保守党是个排他的政党。事实上加拿大历史上凡是最后当选总理的保守党人,都是通过更加团结,更加多元,更加进步和更加包容的联盟来胜选,而非制造矛盾和宣扬仇恨。

此外彭建邦更强调,如果他成为联邦保守党领袖,未来一个崭新的保守党会让更多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华裔能够加入进来并发出属于自己族裔的声音。正是因为抱有这样的信念,彭建邦承诺下一届大选会提名更多华裔候选人,并得到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的背书支持。

不仅仅是针对华裔,彭建邦对其他族裔均一视同仁,这点才是最难能可贵。2019 年 6 月,在彭建邦的主导下,宾顿市议会一致通过动议,反对魁北克省21 号法案,认为公立学校教师,公务员,警察和法官有权在工作场所和上班时间佩戴宗教标志。“宾顿是加拿大最多元化的大城市,如果我们不去捍卫加拿大的多元文化,那么谁会去捍卫呢?”彭建邦有力地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彭建邦中文名字里的建邦两字含义,就是要“建立一个进步且多元的国家”,他愿意展现自己包容四海的领袖魅力,来为所有加拿大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一个坚强有力的常胜将军Winner

加拿大国会有338个选区,当中安大略省就有121席,毫不夸张的讲,赢安省者赢天下。可是自从2015年哈珀总理下台后,联邦保守党再也无法赢得安省多数席位,从而无法重返执政。

但彭建邦却是安省常胜将军,今天省进步保守党能在安省以多数政府的姿态执政,背后打下根基的正是彭建邦。当2015年他以黑马之姿投身安省进步保守党领袖选举时,支持他的省议员只有5人,远不及主要对手的17人。可彭建邦凭借着坚强有力的背水一战,最后以61.8%的得票率胜出,跌破主流媒体的眼镜。

不过彼时的安省进步保守党,已经连续输掉2003、2007、2011和2014四届省选,省议会只剩下37席,处于历史最低谷。如果2018年到2022年还不能重新执政,将是二十年与执政擦肩而过,届时全党泡沫化绝对不是玩笑。

彭建邦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高举包容,进步,变革和开放的旗帜,以安省人民的名义团结中低阶层,中产阶级和少数族裔,建立最广泛的联合阵线。2016年,在彭建邦的领导下,安省进步保守党连续赢得五场补选,从此民调支持率开始反超,变成赢安省自由党在二十个百分点以上。2018年安省进步保守党在时隔15年后重新上台,组建多数政府,尽管那时主帅已经易帜,但大家公认彭建邦才是真正的功臣,也只有彭建邦才可以复制安省经验,带领联邦保守党返回渥太华萨塞克斯路24号总理官邸,再现哈珀时代的奇迹。

“草原上将盖满金色麦穗,大城市过不久就建起,欢迎你各民族姐妹兄弟,来到这最美丽的地方”,作为出生在多伦多的加拿大人,彭建邦对市内流淌的大河红河及民谣《红河谷》从小就情有独钟,因为那是他最亲爱的故乡。为了他深爱的家人及孩子,更为了全体加拿大有着更加光明的前程,彭建邦再一次踏上征途。正像他学生时代参加加拿大总理杯征文大赛所写的一样,终有一天他会让这个国家进步和多元的大道越走越宽,成为真正令世人所瞩目的包容北方之邦。是的,彭建邦可以做到,这就是蓝色浪潮希望开始的地方。

高度贴士

如何加入联邦保守党支持彭建邦

请点击下面链接注册: https://fighterleaderwinner.ca/en/membership/?short_code=pxqe

入党规则

18岁以上需要用自己的卡支付,一个党员可以用同一张信用卡为同一个住址的配偶,14-18岁之间的未成年子女支付入党费用。

同一住址的老年人(如祖父母),亦需要用自己的卡支付入党费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高度平台立场。  

 

© 加拿大高度传媒集团版权所有。若无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