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轩轩 李天治综自家屋顶少了一块瓦片自觉无伤大雅,不修也罢?在加拿大,这要是不幸遭邻居投诉,很可能会被罚巨款。

近日,渥太华居民Heather Borquez就遭遇了如此状况,并被要求支付5万加元的罚款。

Heather Borquez在瓦尼尔 (Vanier) 的房子在5月一场加拿大本世纪以来最大的暴风雨中被吹掉了一块瓦片。她最近就被市政府下令修复这块屋顶上的瓦片,否则将面临5万加元的罚款

640_6t5fz

Heather Borquez认为,该处理是不公平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是街上唯一一个收到这种信的人,因为附近有很多房子的状况比我的差很多、很多、很多。”

渥太华地方法规服务负责人Roger Chapm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用严厉处罚作为威慑是必要的,因为“房主不愿意与地方官员合作。”

而Heather Borquez则表示:“这不是真的。当他们来的时候我甚至不在这里。”她表示,自己把房屋出租给了一个来自阿富汗的新移民家庭。

640_ru45b

由于这块位于屋顶上的轻微损坏只能从邻居的物业中看到,Heather Borquez不免怀疑这是被邻居举报的。而附近的居民也表示,该邻居长期以来一直向当地政府递交一些滋扰性投诉。

Heather Borquez还谈及了渥太华Barrhaven郊区跟自己遭遇类似的另一对夫妇,他们因邻居投诉而被勒令将自家车道变窄。

Heather Borquez称,这是“邻里政府”的案例。她表示,这种情况让她觉得自己仿佛生活在苏联:“如果你有一个‘间谍邻居’,他就会打电话举报你。

640_11ukc

同街道的其他居民也表示,本社区有一位住在这里很久的居民,长期以来热衷于用微不足道的小事举报自己的邻居。

据居民Jeff Watson和Tina Tolgyesy透露,垃圾桶收拾得不够快,路肩上长了几根野花,割草距离他的栅栏太近,都能引起他的愤怒

然而,采访中当询问他是否因邻居丢失的瓦片而将其投诉时,该男子否认了这一点。

在5月21日那场大风暴将渥太华各地房屋破坏殆尽的几天里,Heather Borquez一直在努力寻找愿意进行微小维修的屋顶工。

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最终她赶上了该市规定的最后期限,维修费用仅为300刀。但这次经历让她觉得,通过投诉执法正在创造一个不友好的渥太华。

在渥太华大学教授市政法的律师Stéphane Émard-Chabot对此表示同意:“我不认为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Émard-Chabot在1994年至2000年期间担任渥太华市议员,并表示在此期间,该市通过减少巡查人员的数量,以及从积极执法转变为投诉驱动的体系来削减运营成本。

然而,长期以来,对此并没有完整的政策讨论,审视这项转变是否是个好主意,以及从长远来看,将带来什么政策影响。

这位法学教授建议,与其在资源紧张时进行投诉执法,不如让该部门选择一个或两个执法优先事项并在社区范围内统一解决这些问题,才是一个更健康、更公正的系统。

作为当地物业所有者之一,Heather Borquez也表示,规定应该统一执行,要么所有人都一样,要么压根别执行。

种竹侵邻家,法院判赔

在加拿大当房主,除了要盯着屋顶有没有缺砖少瓦,还得看好自家植物。据CTV报道,大约10年前,BC省维多利亚的一对谢氏夫妇Paul和Cindy Hsieh在他们与邻居帕克 (Charles Parker) 共享的大约18米长的分界线上种植了一种观赏性的竹子。“无竹令人俗”,谢氏夫妇的做法,无可争议,种竹也是华人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问题是,这些竹子长大后延伸进了邻居帕克家的后院,虽然谢氏夫妇不认为这是问题,但人家认为是大问题。于是帕克在2019年曾向谢氏夫妇投诉,但未得到回应,只好告到法院。案子最近有了结果。判决委员会副主席洛培兹(Shelley Lopez)在2022年7月11日(周一)于线上发布的裁决书上写道,谢氏夫妇表示这种竹子与社区内所有邻居种的根茎类或枝叶类植物没有什么区别,但站在帕克的立场,却有不同的感觉。

640_oh2no

帕克告诉法庭,这些植物成了他的(园艺)噩梦,他也向法院提交照片,照片显示,这些竹子的茎已经一再延伸并侵入他在后院边界处种的一排月桂树(laurel)。他迫于无奈,只好在2021年夏季又安装了一重防护性围栏

洛培兹在判决书写道:“我相信这些数量的竹子在过去几年一再长大,还长到了他种的一排月桂树丛内,这对他来说是很难移除的,从这些照片也可看到,这些竹子已经延伸到了帕克家后院的温室种植棚。”妥妥地侵犯到邻居家了。

洛培兹在判决书中提到,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谢氏夫妇在种树前就知道这些竹子会入侵到其他物业,可以说“不知者无罪”;但问题是,帕克3年前就已经向他们投诉过这件事。

判决书上说:“帕克早在2019年就已经告知对方这个问题,就算是谢氏夫妇当初不知道竹子会入侵其他物业,但2019之后肯定已经知道了,但他们什么也不做。”无奈之下,帕克只能向法庭提起诉讼,要求索赔5000元(加币,下同),以赔偿他们安装围栏的成本(这是民事调解法庭允许的最高限额),其中包括3173元材料费,1680元人工费。

这些已知支付的大部分费用是帕克的儿子支付的,不过,原告未向法庭提供任何收据。既然你无法提供收据,洛培兹决定调整赔偿金额,判令谢氏夫妇赔偿邻居2000元,另加87.5元庭审费。

© 加拿大高度传媒集团版权所有。若无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