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列治文的泼咖啡案又要开庭了。由于互联网助力,此案已经“名扬海内外”。连在中国的亲友都曾发来国内媒体报道的链接询问案件详情。一个不算大的案件能如此出名,与其所受到的来自华裔社区的密切关注分不开。

从2021年3月29日事发、受害人报警立案至今已18个月。为了敦促案件进入法庭,反对仇恨亚裔犯罪关注组(SAAHCAG)联系数家社区社团向列治文RCMP发信关注,在网上发起呼吁信网签,在列治文、温哥华、本那比和高贵林4个城市组织了共计16场呼吁信地面签名,同时,在列治文市政府门前、天车站和事发咖啡馆所在的社区中心广场召开了3次新闻发布会。案件被批准进入法庭后,反对仇恨亚裔犯罪关注组继续连同社区积极人士关注此案,组织了6场法庭外志愿者静站示威,12场逾50人次的志愿者电话听庭审。其中2次活动中,还受到过路的种族主义者的严重骚扰(皆报警并获得受理)。

--1-1

--1-2

--1-3

--1-4

--1-5

--1-6

18个月中,对案件关注的加拿大华裔遍布加拿大,相关新闻至少八十余条,纸媒、广播、电视、网络,英文、中文、普通话、粤语一应俱全。在如此大量的人员关注及新闻覆盖下,案件“想不出名都难”。

18个月的关注尽管漫长,却也不能说没有收获。漫长的关注中,对加拿大司法有了真切的了解;为日后处理同类事件积累了经验。也因为关注此案,反对仇恨亚裔犯罪关注组收到社区的一些资助、逐步建立起帮助歧视受害者的网站——反歧视举报网1-2-3.site,与Access Pro Bono Society 合作为受害者进行法律咨询,开通免费电话热线18779123123。目前网站已经有了中文、英文、韩文版本,正在完善旁遮普文版等,受害者可以用加拿大官方语言之外的中文等文字写投诉或者电话举报。

对于社区的反歧视意识,有更多地唤醒、激发。

案发后,某些怀有“白人优越论”的华人对受害者横加指责。他们认为,白人都是有教养的,能让白人做出不当行为,一定是受害者表现得太差了。或者认为肇事者是无心之错,应该被原谅。有两位退休人士曾以此理由在某微信群斥责反对仇恨亚裔犯罪关注组的成员,认为关注组对案件的关注是不辨是非、受害人是咎由自取。

有人可能为了利用热度吸睛,或是由于对公理、正义、社会和谐缺乏足够的了解,公然在社交媒体上挑衅关注组,他们认为“歧视是难免的,忍忍就算了,现在非要让法庭判决,是给司法添麻烦、撕裂社会”云云。

还有人本着华夏文化中温柔敦厚的传统,认为反歧视是应该的、却希望是温和的,不要直斥公堂,最好是通过文化交流的方式,在莺歌燕舞、美食美酒中让歧视融化。他们对于举着牌子静站示威不能接受,认为有伤大雅。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反对反歧视,随着肇事者的种族主义嘴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的一次次被曝光,那些质疑的声音逐渐消散。当肇事者仅仅因为记者是亚裔便对其无辜滋扰,还能说肇事者是“被逼无奈”才歧视亚裔吗?当肇事者多次当着警察的面叫嚣歧视语言属于言论自由,还能说反歧视是无事生非吗?当肇事者一次次找借口逃避法庭听证、浪费公共资源,还能说他们是无心之错吗?在不止一件的令人咋舌的事实面前,相信社区成员对歧视现象及一些歧视者头脑中歧视思想之顽固有了深刻认识。

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很难,要靠长期、深入地教育。这个道理人尽皆知。满心认为加拿大是天堂、加拿大社会完美无缺的人,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教育后,对加拿大也有种族歧视的现实不得不接受。通过广泛留意新闻或参与对本案的关注活动后,收获了一些如何应对种族歧视的经验,从而会保护自己、也令社区更强壮,而不再试图依靠把酒言欢、握手言和来寻求公正。这就是教育的成果。

同样,对于肇事者,也要靠教育才能让他们改变或者收敛其种族歧视的观点。泼咖啡案两位肇事者已经步入老年。此前他们至少有两次对其他亚裔的种族歧视活动被曝光。倘若他们从年少时就受到族裔平等的教育,他们还会歧视亚裔吗?或者,在他们第一次歧视亚裔时,就受到来自于社会舆论和法律的规范,他们还会继续歧视亚裔吗?他们之所以能一再犯错,歧视言行能愈演愈烈,是否与从未受到过法律制裁有关?诚然,尊老爱老是许多族裔的传统美德。然而,爱不是姑息纵容。真正的爱是帮助他们认清错误,让他们幡然悔悟,让他们能在内心的平静、祥和中度过余生。怀着仇亚心理在华裔居民占七成的列治文生活,内心是绝对不会安宁的。

疫情以来,针对亚裔(华裔)的新冠歧视成了加拿大的噩梦。温哥华“荣升”为北美仇亚之都,作为华裔移民大本营的唐人街已经满目疮痍、治安恶化到许多华裔不敢踏足。与温哥华毗邻的列治文也并未由于主体人口是华裔而占优势,反而常爆出华裔被歧视的案件,可以算大温地区亚裔(华裔)被歧视的第二大高危区。华裔遭遇的歧视案件中,泼咖啡案算走在前列的,可是至今仍无宣判结果。2020年3月疫情开始时,华裔老者被壮汉从便利店扔出的案件,肇事者被判100加元罚款和1年缓刑。再看2017年发生的申小雨案,到现在都没有进入庭审。

如何应对歧视、改变现状?除了政府重视、法律层面改进,社区本身能做什么?素里的印度裔被歧视后印度裔社区的反应,值得我们反思,温哥华、列治文成为亚裔(华裔)受歧视的灾区,有没有华裔社区自身的问题?

社区发展靠大家。一个社区发展得好坏绝非某一个组织或者某一批志愿者能决定的。只有大多数社区民众行动起来,才能阻挡歧视的潮水。

尽管泼咖啡案已经受到较为多的关注,但是每次参与庭外示威、进入法庭听审的志愿者仍屈指可数。试想,坐满华裔的法庭和空空荡荡的法庭,哪一个场面更容易对被告形成震慑,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种族主义言行激起众怒?几十万华裔不能坐满几十个座位的法庭,是政府不够重视反歧视?还是我们自己不努力?

请积极参与,用切实行动对种族歧视说不!扫码报名,加入9月15日、16日泼咖啡案庭审关注志愿行动中,坐满法庭,在法庭外静站示威,让那些种族主义者知道,种族歧视在加拿大没有容身之处!

© 加拿大高度传媒集团版权所有。若无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