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莎文萃

菲莎文萃

一共 4 篇文章

秋之韵

文/ 菲莎文萃
浣溪沙•白露 白露携霜入夜凉,清风高月挂西窗, 篱边雏菊自芬芳。 叹望天边鸿雁去,悲怜叶下寒蛙藏。 疫情留客在他乡。 蝶恋花•秋日思乡 岁月催人人易老。秋去秋来,莫道西风早。 异国霜天枫叶晓。离愁别绪知多少。 斜看夕阳方觉好。往事如烟,总在心头绕。 日久疫情还未了。屏声又惹相思恼。

树丛中的咖啡屋

文/ 菲莎文萃
在Lasalle和De L'Eglise街交角处,在树木掩映中,有一间咖啡屋Tim Hortons。这是一间著名咖啡连锁店的分店,我和它相识很久了,但从来没进去过。说起和它的缘分,应该感谢我的女儿。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记黄世英老师

文/ 菲莎文萃
和黄世英老师等第一次小聚,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一个春天的廊坊——当时中国地质作家协会的中心和精神领地,其时这里聚集着地质行业作家的几乎所有大牛。这让当时还是文学青年和博士后研究者的我羡慕不已,也敬仰得很。

长空挂剑话传奇

文/ 菲莎文萃
前言: 杨牧,其人如其笔名般的优逸传奇,当他温文讲述一段文学轶事或冷涩理论时,他是学者杨牧。当他递上一杯亲自调制的鸡尾烈酒而诉说诗词的盈虚与情怀时,他是诗人杨牧。 漠漠的穹苍,雨点时落乍歇,庭院数枝缀艳的樱花,被风雨鞭打成数瓣疏稀剩余之孤傲,所有生命自璀璨至凋零,皆是宇宙万物法则最沉痛的定律。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星期五,不祥的数字似乎容易引来不祥的兆头,诗人画家罗青于下午5:35来讯:杨牧走了... 杨牧对华文文坛的作家与读者而言,既熟悉又显得遥远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