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莎文萃

菲莎文萃

一共 13 篇文章

疫年的收获-我的2020独白

文/ 菲莎文萃
2020年不过是人类长河中短短的一年,但因为新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在全球泛滥,它同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一样,是人类多灾多难,惊天动地甚至血雨腥风的一年。

灵魂之光—— 路易斯·格丽克《别离》读后感

文/ 菲莎文萃
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诗人路易斯·格丽克,暗合了灵魂的需要。

面条脑袋在大温

文/ 菲莎文萃
北京话往往把爱吃面条的人称为“面条脑袋”,我绝对担当得起这个称号,长这么大,别的东西有吃烦的时候,唯独面条,上下顿连着吃也吃不腻。

相识 相知-与H的故事

文/ 菲莎文萃
我和H一共见过两面,一面是为了相识,一面是为了相知。 2018年盛夏,G老师请客,席间才知,他的画家好友蔡树本老师一行四人,应邀专程来西部采风写生。 那天,认识了坐在我旁边的H,短暂的聚会,不能完全记住大家名字,只有H的名字好记,H还记下了我电话。 这算是第一次见到H。 一别近两年,那两年,H偶然打个电话,热情邀请,可我不是开会就是其他事,

非常时期的锻炼

文/ 菲莎文萃
儿时经历过大饥荒,每天饥肠辘辘,严重缺乏营养,导致身体瘦弱。十多岁时,便开始下决心锻炼身体。在民国版《实用健身教程》的指导下,在家忍受着饥饿,自习健身。书中作者父亲说的那句“人须具文明人的头脑和野蛮人的身体”至今仍记忆犹新。最近才发现它与北大校长罗家伦《新人生观》一书中提到的“一个现代的青年要有文明人的头脑,野蛮人的身体,和不可屈服的意志。

枫之语

文/ 菲莎文萃
春华秋实,流丹烁金,是美之源,歌之泉。无论三月的樱还是十月的枫,美如画,灿若霞,引代代文人墨客为之击节感叹。而在温哥华,不能不赞美秋枫,但这美要从春天说起。 “你看看这个。"立春那天早晨,遛早儿回来的妻递给我一片葱绿色的枫叶。“知道你喜欢枫叶,特地给你摘了一片绿色的。” 收拾书房时,她看到我夹在一本画册中的枫叶,这是十年前早晨遛狗时的副产品。大小不一、

诗情化疫,爱佑苍穹

文/ 菲莎文萃
2020可谓魔幻的一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百年不遇的疫情寒冰,让所有人突遭无常变故,地球彷佛停止了转动。这场突发的、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神秘疾病,给人们带来的除了恐慌,还有思考。